請記住域名:m.17k.tw
第七百零四章 他對你做什麽了
  飯吃到一半的時候,許灣手機響起,是工作電話,她便走到陽台上接了。

  江初寧看著她的背影,小聲問阮星晚:“許灣姐姐沒事了吧?那個渣男……”

  她話剛說到一半,胳膊便被碰了碰。

  江初寧不明所以,好奇的瞪大了眼睛。

  阮忱手裏的動作一頓,聲音冷了幾分:“怎麽了。”

  江初寧剛才的話被阮星晚打斷,導致她也不敢接著往下說,便埋頭苦吃。

  阮星晚道:“沒什麽,都已經解決了。”

  這時候,許灣接完電話回來,見整個桌上的氣氛有點古怪,遲疑著開口:“發生……什麽事了?”

  裴杉杉握緊了拳頭,義憤填膺:“那個渣男是不是又去找你麻煩了?他還真是沒有一點廉恥之心!”

  許灣下意識看向了阮忱,張了張嘴才道:“今天之後,他應該不會再來了。”

  阮星晚也接著道:“林南已經處理好了。”

  一秒記住http://m.qiuzww

  許灣點頭:“對,沒事了,吃飯吧。”

  裴杉杉還想要說什麽,卻及時收到了阮星晚的眼神,又才後知後覺的看向了阮忱,立即閉上了嘴巴。

  許灣適時岔開了話題,對阮星晚道:“我聽說周總今晚花了大價錢,拍了一枚戒指,是不是你手上那個?”

  裴杉杉也道:“難怪呢,我剛剛就覺得好看了。星星,我能看看嗎?”

  阮星晚點了點頭,把戒指摘了下來,遞過去。

  裴杉杉一邊看,一邊忍不住感慨道:“越看越好看,花了多少啊?”

  許灣說了一個數字。

  裴杉杉:“……”

  她瞬間覺得手裏的這枚戒指有千斤重,捧著都怕摔了。

  裴杉杉嘖嘖了兩聲,把戒指還給了阮星晚:“周總真是壕無人性啊,差不多兩個億啊,這麽多錢我這輩子都沒見過。”

  阮星晚不知道想到了什麽,笑了笑沒說話。

  吃完飯,阮忱一言不發的收拾著食盒,放在垃圾桶裏,準備一會兒直接帶走扔到垃圾桶裏。

  阮星晚咳了一聲,看向許灣:“你司機在樓下吧。”

  “在的。”

  “那你們幫我把小忱送回去。”

  不等許灣回答,阮忱便道:“我自己打車。”

  阮星晚道:“時間挺晚了,你打什麽車,你要是不讓許灣送你的話,我開車送你。”

  裴杉杉也湊過來道:“對對對,聽你姐姐的,現在男孩子走夜路也是很危險的,尤其是你這麽帥氣的男孩子,萬一遇到像我一樣心懷不軌貪圖美色的阿姨,你就倒黴了。”

  阮忱:“……”

  許灣在一旁,忍著笑道:“我知道他家住哪兒,我送他回去。”

  阮星晚點了點頭:“那就交給你了。”

  阮忱收拾好垃圾,拿上包:“走了。”

  阮星晚道:“到家給我打個電話,別亂跑。”

  說著,她趁許灣不注意,低聲說了句:“你要是再去找秦宇暉,我就要讓周辭深派人二十四小時盯著你了。”

  阮忱薄唇微抿,沒說話。

  門口,許灣換好了鞋子:“走吧。”

  阮星晚正好要回去,便和她們一起出去,等他們上了電梯,又轉過頭對江初寧道:“你也回去睡覺吧,時間挺晚了。”

  江初寧小聲道:“姐姐,我剛剛是不是說錯話了啊?”

  阮星晚笑了下,一時半會兒也不知道該怎麽解釋這個複雜的情況。

  “沒有,去睡覺吧。”

  江初寧“噢”了一聲:“姐姐晚安。”

  又轉身朝裏麵的裴杉杉揮了揮手:“杉杉姐晚安。”

  ……

  到了樓下,阮忱把垃圾扔了後,許灣道:“我剛剛給司機打電話了,他馬上就過來,在這裏等等吧。”

  阮忱站在她旁邊,安靜了幾秒才開口:“他對你做什麽了。”

  許灣輕鬆道:“沒什麽,你姐姐和周總趕來的及時,他什麽也沒能做,反而還被周總威脅了,之後他都不會再來找我了。”

  “在他們來之前呢。”

  許灣默了默才道:“還是和之前一樣,說一些亂七八糟的話,我都沒當回事。”

  阮忱沒再說話。

  很快,許灣的車停在了他們麵前。

  許灣拉開車門,彎腰正要上去時,卻發現阮忱的手放在車頂,正好在她的腦袋上方,防止她被撞到。

  許灣愣了一下後,快速收回思緒,上了車。

  等阮忱也上去之後,許灣報了一個地址。

  一路上,許灣和阮忱都沒有說話,車內安靜的氛圍,持續蔓延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車在一個小區門口停下,司機道:“到了。”

  許灣降下車窗看了看:“是這裏嗎?”

  阮忱道:“是。”

  他拉開車門下去,剛轉身的時候,卻見許灣也跟著他下來了。

  許灣活動了一下脖子:“走吧。”

  阮忱側頭看向她。

  許灣道:“你姐姐說了,讓我把你送到家。”

  阮忱道:“這裏就行了。”

  “都到樓下了,你不請我上去喝杯水?”

  阮忱唇角抿著,沒說話。

  許灣看著他:“你上次跟我說,你住在這裏,該不會是騙我的吧?”

  “沒有。”

  “那不就行了。”

  話畢,許灣抬腿往前,徑直走向了小區。

  阮忱在原地站了幾秒後,才跟了上去。

  兩人一前一後的走著,也沒說話。

  許灣一直垂著頭,也不知道在想什麽。

  忽然間,她的手腕被拉住,耳邊響起的是阮忱淡淡的聲音:“這邊。”

  許灣抬起頭看了看,又才順著他的方向走過去。

  阮忱鬆開了手,抬腿上了階梯。

  許灣摸了摸自己的手腕,也不知道是不是夏夜裏的溫度依舊炎熱,導致她剛剛被阮忱握過的地方,竟然感覺到了絲絲滾燙的氣息。

  電梯停下,阮忱拿鑰匙開門。

  許灣站在他後麵,突然感覺自己好像是有些衝動了。

  這還是,她第一次來一個單身男孩子的家。

  感覺總有些……緊張。

  就在許灣暗自吐氣的時候,阮忱已經開了門,對她道:“進來吧。”

  許灣一邊往裏走,一邊找著話題:“你一個人住嗎。”

  阮忱嗯了聲:“一居室的。”

  “那還挺方便的。”許灣道,“有多餘的拖鞋嗎?”

  阮忱道:“沒有,你不用換。”

  <!-- 右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