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17k.tw
第七百零五章 可以考慮
  坐在沙發裏,許灣看了眼四周,清清冷冷的,除了一些書籍之外,沒有過多的裝飾。

  阮忱從冰箱裏拿了一瓶水擰開給她。

  許灣伸手接過,問道:“你怎麽會租在這裏啊。”

  阮忱坐在她對麵:“這裏離學校近。”

  許灣張著嘴,這才反應過來,他學校離這裏隻有兩條街的距離。

  許灣甚至有種直覺,他之前說順路送她,以及又換了個房子租,都是騙她的,他應該是一直住在這裏。

  她拿著水喝了一口,垂著眼睛,聲音很輕:“你那天……回家以後,是不是又出去了?”

  良久,阮忱低低嗯了一聲。

  許灣握著手裏的水,一時卻不知道該說什麽。

  大概是看出她的意圖,阮忱淡淡道:“我不會再去找他了。”

  許灣聞言,下意識抬頭:“真的?”

  一秒記住http://m.qiuzww

  阮忱點頭,因為隻是這樣找了也沒用,秦宇暉依舊還會再去騷擾她。

  許灣看他確實不像是在說謊,臉上不由得露出了幾分笑意:“這樣最好了,沒必要把時間和精力浪費在他那種人渣身上,做點別的事多好。”

  阮忱對上她的視線,緩緩開口:“你之所以跟我回家,就是為了說這件事嗎。”

  許灣一頓,有種心事被戳破的感覺,但卻仍然找著借口:“哪……哪有,你姐姐說了要把你送回家的。”

  說著,她放下水連忙站起身:“既然你已經安全到家了,那我也該走了,明天還有工作。”

  許灣剛走了兩步,就被人握住手腕。

  阮忱看著她:“我隻是想提醒你,一個人不要隨便進異性家裏,很危險。”

  阮忱的話音落下後,屋子裏原本還算融洽輕鬆的氣氛,瞬間就變了味,透著幾分說不清道不明的曖昧。

  許灣望著他漆黑安靜的眼睛,有些出神。

  這時候,不知道是誰的手機短信聲音響了下。

  許灣猛地回過神,把手抽了出來,轉身道:“我……我走了。”

  從外麵關上門,許灣又連忙去按電梯,步伐是從未有過的慌亂。

  阮忱聽見電梯合上的聲音後,才坐在沙發裏,給阮星晚發了一個短信,說他到家了。

  緊接著,撥通了林南的電話。

  坐上車上,許灣拿出手機,見五分鍾前,她手機有條垃圾短信。

  她靠在車座上,長長呼了一口氣。

  多虧這條垃圾短信,不然她都不知道應該怎麽收場了。

  跟著阮忱回家這件事確實有些衝動,也不知道她當時怎麽想的。

  ……

  另一邊,阮星晚並沒有看到這條短信。

  她剛回去,就被某個等候已久的男人抱到浴室一起洗澡了。

  洗完澡出來,已經是一個半小時後的事。

  阮星晚又累又困,躺在床上時,眼睛都要睜不開了,見男人重新覆上來,伸手捶了捶他的胸膛,沒好氣道:“做個人吧你。”

  周辭深握住她的手,低頭親了親:“你還沒答應我。”

  “答應什麽?”

  “明天,去領證。”

  阮星晚迷迷糊糊的:“答應你了,我就能睡覺嗎。”

  周辭深眉梢微抬:“可以考慮。”

  阮星晚:“……”

  考慮個屁啊。

  她現在隻想睡覺。

  阮星晚胡亂點著頭:“你說怎麽就是怎麽吧。”

  “那我就當你是答應了。”

  阮星晚“唔”了一聲,閉上眼睛正準備睡覺時,下唇卻被人輕輕咬了一下。

  察覺到男人的手開始不規矩的往上,阮星晚默了默才道:“你不是說了……”

  “我說的是可以考慮。”

  阮星晚:“……”

  她罵人的話,被堵在了嘴裏。

  ……

  直到第二天中午,阮星晚才睡醒。

  渾身酸痛。

  她剛準備掀開被子下床,就見枕頭旁,放了一件女士的白襯衣。

  阮星晚唇角勾了勾,拿著襯衣進了浴室。

  洗漱之後,又化了一個淡妝。

  她出去的時候,周辭深正拿著電腦在看郵件。

  阮星晚清了清嗓子:“吃飯了嗎。”

  周辭深輕輕抬眼看她,眉梢微抬:“出去吃。”

  阮星晚穿著周辭深給他的那件白襯衣,下身配的的一條杏粉色的半身長裙。

  看上去溫柔又優雅。

  阮星晚道:“杉杉她們……”

  “早上去工作室了。”

  阮星晚‘哦’了一聲:“那我們走吧。”

  周辭深放下電腦,起身走到她旁邊,抬起手放到她麵前,嗓音低緩:“走了,周太太。”

  阮星晚唇角忍不住敲了敲,把手放在了他掌心。

  去民政局的路上,阮星晚一直低頭在看手上的戒指,她忽然想起什麽似得開口:“對了,昨天晚上的那個男人,你認識嗎?”

  周辭深嗯了聲:“喬恩。”

  “原來是他……”阮星晚有些不解,“可是之前不是一直沒有找到他嗎,他怎麽會出現在周氏的周年慶上?”

  周辭深削薄的唇微抿,一時沒有回答。

  阮星晚正納悶時,包裏的手機忽然響起,是李鐸打來的。

  阮星晚接通:“怎麽了?”

  李鐸道:“阮小姐,公司剛剛收到了一封郵件,我已經發到你手機上了。”

  “好,是誰發的?”

  “應該是……之前的那個林董事長。”

  阮星晚握著手機的手一緊:“我馬上看。”

  阮星晚沒有掛電話,而是切換到了頁麵,打開李鐸發給她的郵件。

  郵件是半個小時前發的,匿名郵箱,讓他們在兩天之內,籌集五百億美金,以及來交換丹尼爾。

  否則,他殺了丹尼爾。

  郵件後麵,還附帶了一張丹尼爾被綁著椅子上,眼睛被蒙著,嘴巴被堵著的照片。

  他的臉上和衣服上,滿是血跡,看上去,已經奄奄一息了。

  阮星晚深深吸了一口氣,重新拿起手機:“查到郵件是從什麽地方發出來的嗎。”

  “已經在追查了,可是還沒線索。”

  緊接著,李鐸又道:“阮小姐,剛剛又來了一封郵件,開始兩天的倒計時了。”

  與此同時,周辭深也接到了陳驍打來的電話,同樣是說這件事。

  周辭深和阮星晚對視了一眼,他道:“我馬上過來。”

  阮星晚也對李鐸道:“我和周辭深現在過來。”

  <!-- 右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