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17k.tw
第七百零六章 即便這是個圈套
  周辭深和阮星晚到了林氏的時候,陳驍已經在那裏等著了。

  他上前一步道:“周總,阮小姐。”

  周辭深道:“現在怎麽樣了。”

  “剛剛追查到郵件是從林氏裏發出來的,李鐸已經帶人去找了。”

  周辭深道:“不用找了。”

  陳驍不明所以。

  阮星晚解釋道:“林致安在林氏這麽多年,沒人比他更了解林氏的構造和網絡係統,既然他能想到在這裏發郵件,就一定會想到全身而退的辦法。”

  果不其然,李鐸找到郵件發出去的電腦時,出去吃飯的員工剛回來。

  麵對剛發生的一切,臉上寫滿了茫然,完全不知道是什麽情況。

  很快,保安部也把今天中午的監控送到了陳驍的辦公室。

  從監控中可以看出,潛進林氏大樓的人身手敏捷,背影也不是林致安的。

  首發網址htTp://m.lzww

  應該是他手下的人。

  而這個人,一直到離開時,也至始至終都沒有露過臉。

  而且看他對林氏的熟悉程度,絕對不是第一次來。

  李鐸道:“現在該怎麽辦?要報警嗎?”

  周辭深道:“他們之所以選擇在林氏來發郵件,還有一個原因。”

  阮星晚看向他,有些不解。

  周辭深修長的手指輕輕敲擊著桌麵,緩緩道:“是告訴你們,他能知道你們的一舉一動。”

  所以現在報警,不是最合適選擇。

  阮星晚道:“那……”

  周辭深道:“雖然出現的不是林致安,這個人也沒有露臉,不過依然可以確定,現在林致安就在南城。”

  陳驍跟著問:“為什麽?”

  周辭深瞥了他一眼:“你要是勒索了五百億美金,會輕易交給別人,自己不到現場嗎。”

  “可他好不容易才逃出南城,現在回來不怕自己走不掉了嗎?”

  “正是因為大多數人都是你這樣的想法,所以他才會冒險回來。而且,”周辭深頓了頓,才淡淡道,“既然他覺得,既然能逃掉一次,第二次也能逃得掉。”

  陳驍忍不住咂舌,還是他格局小了。

  周辭深繼續:“現在去聯係各大銀行,再放出林氏抵押名下所有資產的消息。”

  阮星晚小聲道:“可是按照林致安多疑的性格,就算我們真的這麽做了,他也不一定會相信……”

  “他相不相信不重要,他想要的,隻是這筆錢而已。”周辭深道,“別忘了,他還有一個幫他做事的人。即便這是個圈套,他也不會有任何損失。”

  阮星晚明白了,林致安現在就是在賭,賭他們會不會用著五百億美金去換丹尼爾的命。

  賭成功了,他就可以得到錢。

  賭失敗了,他藏在暗處,被抓的也隻是幫他做事的人。

  李鐸頷首:“我現在就去處理。”

  等他走後,周辭深看向陳驍:“你也別閑著,去查查這個人什麽來曆。既然他不是第一次來林氏,之前進出肯定會有記錄,逐個對比。”

  陳驍:“?”

  每天進進出出林氏的人那麽多,這是要他的命。

  周辭深道:“有問題嗎。”

  “沒沒……”

  陳驍應完聲後,連忙離開辦公室。

  阮星晚細長的眉微蹙:“這也太難查了。”

  周辭深拉著她的手,坐在了沙發裏:“不出兩個小時,就會有答案。”

  阮星晚聞言有些意外:“兩個小時?”

  周辭深嗯了聲:“這個人,首先可以排除是林氏的員工。”

  “可林氏的員工,才會對林氏這麽熟悉。”

  “但是風險太大了,林氏的員工,都是有正常進出記錄的,很容易被查出來。就算是被金錢誘惑,願意去做這件事,但按照林致安謹慎的性格,也不會做出這個選擇。”

  阮星晚覺得他說的有道理,想了想又才問道:“那會是什麽人?”

  周辭深唇角勾了下:“一會兒就知道了。”

  陳驍想的也和周辭深是一樣的,直接排除了林氏的員工。

  趙敬之前手下的那幾個心腹,都是些隻會中飽私囊的酒囊飯袋,不是有能力做這種事的人,也不在考慮範圍之內。

  至於其他的的人員,陳驍一一去核對。

  過了一個多小時,他在一大堆進出記錄裏,看到了一張人臉,覺得有些熟悉,卻又想不起是在哪裏見過。

  他拿起這份資料,問道:“這是誰?”

  旁邊助理道:“這個是秦雨湘公司的張經理。”

  陳驍皺眉,大概是想不起秦雨湘是誰,這個張經理又是誰了。

  助理小聲提醒道:“當初趙敬被曝出性侵事件的女主角,後來到警局時,她卻反過來說是阮小姐指使她的。事情發生之後,這個張經理,和他們整個公司都消失了。”

  陳驍恍然大悟:“他來過林氏多少次。”

  “當時他在和趙敬談合作,借著這個理由,來了好幾次。隻是他單獨的進出記錄,就有五六次。”

  陳驍道:“調出他之前來林氏的監控。”

  按照張經理的進出記錄,很容易便找到了當天的監控。

  陳驍拿著今天進入林氏那個的身影,皺眉對比著。

  連續看了幾個角度後,他完全可以確定,今天發郵件的那個人,就是這個張經理。

  等到陳驍去給周辭深匯報這件事的時候,離兩個小時還差五分鍾。

  阮星晚看著陳驍遞過來的資料,眉頭皺的更深了一些。

  她在處理趙敬那件事時,和這個張經理見過。

  隻是那時候,她覺得這個張經理滿臉市儈,欺軟怕硬,笑起來的時候圓滑討厭。

  怎麽看,都不像是能幫著林致安,做出這種危險又細致的事情。

  往後翻他的資料,除了之前那個假公司的信息,其餘的信息都很簡單。

  陳驍道:“我已經核實過了,這些信息,都是假的。”

  阮星晚合上資料:“這個張經理……應該不是林致安的人吧?”

  如果是的話,他當初就不會故意給趙敬設下圈套了。

  雖然他們後來又調轉槍頭,想要嫁禍給她。

  可她並沒有因為這件事受到多大的任何影響,反而是趙敬,甚至還帶出了林致安。

  他不可能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周辭深道:“合作而已,當然是誰給的利益大,和誰合作。”

  <!-- 右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