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17k.tw
第七百零七章 也算是給你壓驚了
  私人別院裏,張經理回去之後道:“都處理好了,我在路上已經聽到了林氏在各大銀行抵押資產的消息。”

  喬恩把玩著手上的水果刀,笑了聲:“動作倒是挺快,就是不知道,有幾分真,幾分假。”

  Freya道:“這筆錢可不是一個小數目,以現在林氏的情況,就算抵押了所有資產,也湊不到這麽多。”

  喬恩道:“別忘了,就算是林氏湊不到這麽多,還有周辭深,和plex。plex現在在國外的市值上百億美金,這筆錢對於他們來說,不是什麽難事。”

  “周辭深和阮星晚,會為了一個丹尼爾,付出這麽大的代價嗎。”

  一旦給出了這筆錢,整個林氏和plex就徹底隻剩下空殼。

  旁邊的江雲逐擦拭著鏡框,緩緩開口:“當然不夠。”

  林氏現在抵押資產隻是一個障眼法而已,為的就是套出他們下一步想要做什麽。

  他也從未想過,隻單單憑丹尼爾,就能得到這筆錢。

  張經理道:“那我們下一步怎麽做?”

  江雲逐戴上眼鏡,長腿交疊,神情輕鬆愜意:“自然要,多點籌碼在手裏。”

  首發網址htTp://m.lzww

  這時候,林致安從樓梯下來,顯然聽到了他們剛才的對話。

  他冷冷道:“我不管你們想要做什麽,我隻要拿到這筆錢就行了。其他的,和我沒關係。”

  江雲逐道:“我理解林董事長想要離開這裏的急切心情,但就算你離開了又能如何,周辭深和林致遠依然不會放過你。再者說,你不想把你女兒救出來嗎?”

  林致安嗤笑了聲:“我連自己都救不了,你未免操心的也太多了一些。”

  喬恩在旁邊拍了拍手,鼓掌叫好:“林董事長果然是冷血無情,一手策劃了飛機失事導致父母去世就算了,還害了同胞哥哥全家,現在連自己親生女兒的生死也不屑一顧,還是你活的瀟灑自在啊。”

  江雲逐笑,看向林致安:“林董事長,既然我們現在已經被迫待在一條船上了,誰也沒有退路可言。不如你先冷靜一點,我們按計劃行事怎麽樣。”

  林致安掃了一眼麵前的這些人,麵露嘲諷。

  他什麽時候淪落到,要被這些人威脅了。

  江雲逐繼續:“相信林董事長現在已經深刻體會到,斬草不除根的後果了,你難道還想讓同樣的事,再發生第二次嗎。”

  林致安坐在他們對麵,臉上閃過一抹戾氣:“你們有什麽計劃。”

  ……

  一整個下午的時間裏,阮星晚都待在林氏。

  林氏抵押資產的消息放出後,新聞上說什麽的都有。

  有說林氏出現了巨大的債務危機,恐會倒閉,也有說沒了周氏做靠山,林氏再也支撐不下去,已經在另謀出路了。

  各種各樣的陰謀論,搞的人心惶惶。

  臨近晚上,天色暗了下來,淅淅瀝瀝的下起了小雨。

  李鐸走了進來:“阮小姐,周總,和各大銀行已經打好招呼了。他們也給出了林氏全部抵押的預估金額,總共是八十億。”

  現在的林氏,是阮星晚從生死邊緣拉回來的,遠遠比不上巔峰時期。

  而且好幾個重點項目,才進行沒多久,具體的市值還沒出來。

  隻不過按照這個數目來說,距離林致安給出五百億美金的要求,還相差極遠。

  但按照林致安喪心病狂的目地來看,他根本不在乎林氏能值多少錢,他要的,就是那五百億美金。

  阮星晚看向周辭深:“這些錢不夠,我們……”

  周辭深道:“別著急,我已經聯係威廉了。”

  阮星晚愣了愣:“他怎麽說?”

  “會想辦法籌錢。”

  plex比現在的林氏值錢多了,如果他們去抵押資產,應該是能湊夠的。

  阮星晚皺著眉:“可我總覺得事情沒有這麽簡單。”

  周辭深手臂隨意搭在沙發上,淡淡開口:“他們也不會相信,我們會這麽簡單,就把錢給他們。一個丹尼爾,確實不值五百億美金。”

  “那……”

  “等等看。”

  ……

  與此同時,工作室。

  江初寧重新回到工作崗位上,勵誌要好好做人,發憤圖強,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工作。

  由於下雨的原因,晚上的顧客越來越少。

  裴杉杉道:“外麵雨快下大了,大家提前下班吧。”

  幾個小姑娘道:“謝謝杉杉姐!”

  江初寧正要去換衣服時,突然見門口走進來了一個人。

  她開心道:“二叔!”

  江雲逐讓助理撐著傘等在後麵,走到了江初寧麵前,笑道:“下班了嗎。”

  “下了下了,我剛準備去換衣服。”

  “那二叔帶你去吃飯吧,也算是給你壓驚了。”

  江初寧沒什麽臉去吃這頓飯,羞愧道:“還是算了吧,我……”

  江雲逐道:“寧寧,江上寒他一向冷淡嚴格,他說的話你不用放在心上。更何況,這也不隻是給你壓驚,二叔明天就要離開南城了,也算是跟你告個別。”

  江初寧聞言怔了怔,倒是沒了拒絕的理由。

  她轉過頭道:“那杉杉姐,你也一起去吧。”

  裴杉杉笑了笑:“我就不去了,你們去吧。”

  之前她攔著江初寧不讓她跟江雲逐走,是覺得江雲逐不懷好意,可現在看來,他好像還挺正常的。

  她也就沒必要跟上去了。

  江雲逐朝裴杉杉微微頷首:“裴小姐,之前的事抱歉了,是我沒保護好你和寧寧。”

  “言重了言重了,不用跟我這麽客氣。”說著,她又對江初寧道,“寧寧快去換衣服吧,別讓你二叔等久了。”

  江初寧點頭:“好的!”

  很快,江初寧換好了衣服。

  出了工作室,裴杉杉目送江雲逐和江初寧離開後,收回視線,正準備打個車回去時,包裏的手機忽然震動了一下。

  她還以為是什麽垃圾短信,隨手摸出來一看,卻發現,發消息的人,居然是丹尼爾。

  裴杉杉見狀,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她仔細看著手機上的文字,深深一口氣,快速跑到路邊攔了一輛出租車,著急道:“去這個地方!”

  <!-- 右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