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17k.tw
第七百零八章 現在睡著了
  林氏。

  周辭深接了個電話後,起身道:“走吧。”

  阮星晚問:“去哪兒?”

  “時間不早了,吃飯。”

  阮星晚看著外麵漆黑的夜空,長長吐了一口氣。

  雨越下越大,大有要吞沒整座城市的洶湧。

  由於下雨的緣故,每條道路都是堵得。

  紅綠燈交相輝映,影子倒在雨幕裏,路上的行人腳步匆匆。

  阮星晚一直看著窗外,在想該怎麽給裴杉杉說這一件事。

  過了一會兒,她轉過頭看向周辭深:“下這麽大的雨,別去吃飯了,直接回家吧。”

  周辭深握住她有些涼意的手:“這頓飯,不吃你會後悔的。”

  記住網址zww.com

  阮星晚頓了頓才道:“是不是有丹尼爾的下落了?”

  “沒有。”

  “那……”

  “雖然沒有他的下落,不過卻能知道,誰在幫林致安。”

  顯然,林致安用丹尼爾勒索了他們後,誰在這個時候有了動作,誰就是他的幫凶。

  阮星晚輕輕抿唇,沒再說話,盯著斜前方紅燈的倒計時。

  她總感覺,今晚會發生什麽事。

  餐廳裏,江雲逐把菜單遞給江初寧:“看看,想吃什麽。”

  這家餐廳,有不少江州的特色菜,江初寧一看,便饞的不行,點了幾個自己喜歡吃的,又把菜單遞給江雲逐:“我點好了,二叔你看看。”

  江雲逐笑著把菜單交給了侍應生:“你點了就行。”

  等侍應生離開後,江初寧不舍道:“二叔,你離開南城之後要去哪裏啊,不回江州嗎?”

  江雲逐倒了一杯茶,淺淺抿了一口:“不回去。”

  江初寧滿臉不解:“為什麽啊,太爺爺和爸爸要是知道你還活著,他們一定會很開心的!”

  江雲逐放下茶杯,淡聲道:“寧寧,你知道什麽樣的人,才能離開江州嗎。”

  “什麽樣的?”

  “自願從族譜上除名,發誓以後不論死活,都和江家無關的人。”

  江初寧聽的有些愣:“我之前在祠堂裏見到的那個阿姨……好像就是這樣的。”

  江雲逐道:“按輩分,你應該叫她姥姥。”

  江初寧撇了撇嘴,她差點忘了,周辭深也是她舅舅。

  江雲逐繼續:“以及,被逐出江家,不得不離開江州的人。”

  江初寧沒太聽明白:“什麽叫被逐出江家,我……”

  說著,又有些後怕:“像是我這樣偷偷跑到南城的,就會被逐出江家嗎?我太爺爺應該不會這麽狠心的。”

  江雲逐無聲笑了笑:“你當然不會被逐出江家,你可是江家的小公主,他們就算廢了這個規矩,也會把你接回去。”

  江初寧有些不確定,試探著開口:“真的嗎?但之前有人說,我是我爸爸撿來的,我……”

  江雲逐笑容意味深長,沒有解釋。

  這時候,侍應生端了一杯果汁進來,放在江初寧麵前。

  江初寧有些渴了,接過道了聲謝後,便喝了好幾口。

  她道:“對了,二叔你還沒說你為什麽不回江州呢,你要是怕被太爺爺罵的話,我可以幫你求求情,太爺爺最疼我了,他一定不會罵你的。”

  江雲逐看著她,緩緩開口:“是,他最疼你了,還有你爸爸,也不會放任你不管。”

  江初寧聞言開心道:“那我們一起回江州吧,我……”

  江初寧話還沒說完,就感覺腦袋一陣眩暈,江雲逐的麵容,也逐漸在她麵前模糊起來。

  她喃喃道:“二叔,我……”

  咚的一聲,她一頭栽在了桌子上。

  江雲逐推了推鼻梁上的金絲邊框眼鏡,唇角的笑意加深,看向了窗外。

  這時候,剛才的侍應生推門進來:“江先生,他們已經到門口了。”

  江雲逐起身:“我們也走吧。”

  阮星晚和周辭深剛下電梯,便看到江雲逐迎麵走來。

  他率先開口道:“周總,阮小姐,我們又見麵了。”

  阮星晚扯了一下唇角,以示回應。

  周辭深淡淡道:“江初寧呢。”

  江雲逐笑容不變:“寧寧剛剛和我一起吃飯,喝了一點酒,現在睡著了,我已經送她去休息了。”

  阮星晚道:“寧寧她不會喝酒。”

  “這個嘛,小孩子總是想要什麽都嚐試,所以一喝就醉了。”說著,江雲逐又道,“那我就不打擾周總和阮小姐吃飯了,先走一步,等寧寧睡醒之後,我就把她送回來。”

  江雲逐說著,便抬腿走進了電梯。

  幾秒後,就在電梯門要緩緩合上之際,又重新打開。

  江雲逐看著外麵的人,不解道:“周總這是?”

  “江先生到南城這麽久了,還沒機會和你吃頓飯,賞個臉?”

  江雲逐大概是沒料到他會這麽說,停頓了下不說話。

  周辭深淡淡道:“既然江先生不給這個麵子,就算了。”

  江雲逐笑:“周總哪裏的話,是我的榮幸。”

  話畢,他抬腿走出了電梯。

  到了包間,江雲逐道:“難得周總和阮小姐都在,這頓飯就由我來請你們吧。我明天就離開南城了,不知道什麽時候有機會再見麵了。”

  周辭深道:“是麽。”

  “這段時間也感謝周總和阮小姐對寧寧的照顧,給你們添麻煩了。”

  阮星晚道:“江先生是把寧寧帶到哪裏去了。”

  江雲逐依舊是剛才的回複:“寧寧隻是喝醉睡著了,等她醒了之後,我就把她送回來。”

  阮星晚看了他一眼,唇角輕輕抿起。

  看樣子,他今晚確實是有備而來。

  這是不,周辭深點好了菜,遞給侍應生,對江雲逐道:“江先生不是和周氏有合作嗎,這麽早離開南城做什麽。”

  “說來慚愧,可能是我還沒有和周氏合作的資格,目前的情況不太理想,更何況我離開太久了,也是時候該回去看看了。”

  周辭深道:“怎麽不理想了?”

  江雲逐沒有正麵回答:“這個……”

  “我雖然離開了周氏,但對周氏目前的情況還是大概能知道一些,既然和江先生相識一場,舉手之勞又怎能不幫。”

  江雲逐嘴角的笑有些凝固,一時答不上話來。

  倒是還真看不出來,周辭深能有這麽好心。

  周辭深給阮星晚杯子裏添了水,眉梢微抬:“還是說,江先生離開南城,隻是一個借口而已?”

  <!-- 右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