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17k.tw
第一章 祝你離婚快樂啊
  “結婚三周年快樂,早點回家,我準備了一個驚喜,你一定會很喜歡。”

  把這條短信發出去後,阮星晚放下手機,重新進了廚房,關小了爐灶上的火,又去切菜,歡快的忙碌著。

  好像這條石沉大海的消息,並沒有影響到她的心情。

  傭人在一旁道:“太太,我幫你吧。”

  “不用啦,你忙你的,我今晚想親自做一頓給他吃。”

  傭人羨慕道:“太太和先生可真恩愛。”

  阮星晚挽唇笑了笑,沒有答話。

  她和周辭深,恩愛嗎?

  與其說恩愛,倒不如說是逢場作戲。

  晚上七點,周辭深到家,傭人識趣的離開。

  阮星晚剛擺好碗筷,身後男人溫熱的氣息便罩下,她下巴被扳了過去,唇瓣被男人粗暴的堵住,

  一秒記住m.qiuzww

  她愣了一瞬,伸手把他推開。

  周辭深環著她的腰,長指捏著她的下巴,黑眸微眯,吐的話毫無溫度:“你特地叫我回來,不就是為了這個嗎。”

  阮星晚輕聲解釋:“不是的,今天是我們結婚三周年紀念日,我是真的有禮物要送給你。”

  周辭深放開她,整理一下微皺的襯衫,淡淡道:“禮物就不必了,畢竟你向來的驚喜,都讓我隻有驚,沒有喜。”

  阮星晚唇角牽了牽,沒有反駁,轉身進了廚房。

  很快,最後一道菜上桌。

  阮星晚坐在周辭深對麵,給他杯子裏倒了紅酒,又給自己倒上。

  她拿起酒杯:“為了慶祝我們結婚三周年,幹杯。”

  燈光下,男人五官俊美沉儔,下頜線冷峻深刻,鼻梁挺直,微微抿起的薄唇,喻示著他對於這場隻有兩人的結婚周年紀念日晚宴並不滿意。

  阮星晚笑了笑,也不指望他能回應她,兀自拿起紅酒杯,仰頭飲盡。

  喝完後,她又繼續倒了第二杯。

  一杯接著一杯。

  最後,阮星晚喝得有些醉了,趴在桌上看著對麵神色始終沒有什麽波動的男人,音調拖得有些長:“周辭深,哪怕是今天,你都不能對我露出一點笑容嗎?”

  “你要我怎麽樣,陪你發瘋,還是陪你過這個無聊到了極點的紀念日?”

  “怎麽能是無聊呢,人生能有幾個結婚紀念日,說不定過了這個,下個就沒有了。”

  周辭深像是聽到了什麽笑話般,輕哂了下:“你會讓它沒有嗎。”

  阮星晚搖晃著杯子裏剩下的液體,眼睛被柔和的燈光照的有些濕潤:“應該可能……不會吧。”

  周辭深不想和他在這裏浪費時間,起身上樓。

  他煩悶的扯開領帶,脫下西裝外套,剛要去解襯衫時,身後就環上一雙柔軟的小手,鋪天蓋地的酒味也隨之而來。

  阮星晚道:“你別著急,我的禮物還沒送呢……”

  周辭深轉身,雙手插在褲兜裏,一言不發的看著她。

  阮星晚雙頰泛紅,一雙瀲灩的眸子無辜的望著他,讓人移不開眼睛。

  周辭深喉結滾了滾,即便他不想承認,眼前的人,無疑是漂亮的,也有足夠的資本讓男人心動。

  不然,他當初也不會被她擺了一道。

  再往下,是被紅酒浸染過的唇瓣,殷紅,鮮豔欲滴。

  在那雙小手鑽進他的襯衫時,他幾乎是不假思索抬起她的下巴,將唇印了上去,狠狠撬開她的。

  阮星晚吃痛,唔了一聲。

  到了床上時,她已經雙眼迷離了,隻是勾著他的脖子。

  男人雙手撐住她身側,眼尾勾了勾,像是無聲的嘲諷:“不是說不想嗎。”

  “你該不會不知道,女人說的不想,其實就是想吧。”

  周辭深冷笑了聲,重新低頭吻了上去。

  阮星晚今晚尤其的主動,牙齒咬破了他的唇,鐵鏽般的血腥味彌漫在兩人唇齒間。

  這場親吻,就像是博弈,誰贏了,誰就能主導對方。

  就在他要伸手去拿床頭櫃裏的東西時,阮星晚卻毫無征兆的開口:“周辭深,我們離婚吧。”

  懸在她身上的男人頓了頓:“你說什麽?”

  即便阮星晚知道他聽清楚了,還是清晰的重複了一句:“我們離婚吧。”

  周辭深瞬間興趣全無,慢條斯理的起身,嗓音冷淡:“又要多少錢。”

  她總是這樣,為了要錢不擇手段,招數層出不窮。

  “一分錢也不要。”

  阮星晚從枕頭下拿出一份離婚協議書:“你看看吧,沒什麽問題的話就可以簽字了。”

  周辭深臉色沉鬱:“阮星晚你最好適可而止,我沒空陪你玩這種無聊的把戲。”

  “我不是說過今晚要送你一個驚喜嗎,你看,是不是一件普天同慶的大喜事?”

  周辭深麵無表情的看著她,莫名覺得她臉上的笑容有些晃眼睛。

  阮星晚笑:“周辭深,祝你離婚快樂啊。”

  周辭深薄唇抿起,幾秒後:“你認真的嗎。”

  阮星晚點了點頭:“怎麽樣,這樣隻有喜,沒有驚了吧。”

  “行,你別後悔。”

  周辭深隻留下這句後,毫不留情的離開。

  門嘭的一聲被關上。

  阮星晚低頭看著手裏那份周辭深連正眼都沒給過的離婚協議書,好半天才扯了扯唇,終於揚起笑。

  阮星晚,也祝你離婚快樂啊。

  當晚,阮星晚就收拾好了所有東西。

  而她所有的東西,隻裝了一個行李箱而已。

  周辭深買的首飾包包鞋子衣服,她一樣也沒拿,總歸都不是他心甘情願送給她的,這些表麵光鮮的東西,也隨著她和周辭深離婚,變得華而不實起來。

  於她而言,沒有絲毫作用。

  走的時候,阮星晚看著那份被擱著在冰冷茶幾上的離婚協議書,還是拿了起來。

  路過飯廳,阮星晚看了眼餐桌,周辭深麵前的餐具幹淨明亮,完全沒有動過。

  這個結婚紀念日,還是如同想象中的,那麽不受歡迎。

  不過還好,疊加著離婚紀念日。

  周辭深以後想起來的時候,說不定煩著煩著就笑了。

  這可能是她結婚那麽久以來,做的最讓他滿意的一件事。

  坐在出租車上,阮星晚看著外麵一閃而過的景色,突然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做了三年豪門闊太太的假鳳凰,馬上要回到屬於她的貧民窟了。

  lt;!-- 右側 --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