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17k.tw
第二章 你怎麽那麽不要臉啊
  在得知阮星晚要離婚了以後,作為能同穿一條裙子的好姐妹,裴杉杉先是激情辱罵了周辭深十分鍾,又才道:“那個狗男人真的一分錢都沒給你?他去外麵搞嫩模都是一擲千金,居然對你這個妻子這麽摳?”

  “也不摳吧,我這三年在他那兒拿了不少錢,他沒找我要回去都算好的了。”

  “你不能這麽想啊,你們是夫妻,他的錢就是你的錢,你的錢還是你的錢!再說了,他每天還白嫖你呢,你用他點錢怎麽了!”

  阮星晚太陽穴跳了跳:“你能換個詞嗎。”

  裴杉杉冷靜了下:“抱歉,一時情難自禁。”

  阮星晚窩在沙發裏,忍了忍還是沒忍住,罵道:“今天我提出離婚,那個狗男人居然還問我要多少錢?離婚協議書他都沒看一眼,像是怕我獅子大開口,咬掉他身上一塊肉!至於嗎?”

  “那話說回來,你為什麽要離婚?就跟他耗著啊,看誰耗死誰。”

  聞言,阮星晚又平靜了下來:“哦,舒思微懷孕了。”

  舒思微是最近小有名氣的嫩模,和周辭深走的很近,明眼人都能看出來他們的關係非比尋常。

  阮星晚和周辭深結婚三年,她知道周辭深對她的厭惡程度,一個月能回家兩次,已經是他最大的忍耐限度了。

  他們每次親熱都是例行公事,周辭深對她沒有半分感情在裏麵。

  首發網址m.lzww

  怎麽能把她弄疼怎麽來。

  舒思微不是周辭深身邊出現過的第一個女人,星晚並沒有放在心上。

  直到一個星期前,她滿心歡心的為了即將到來的結婚三周紀念日選禮物時,舒思微突然拿著孕檢報告出現在她麵前,趾高氣揚的宣布:“我懷孕了,你是時候該把周太太的位置讓出來了。”

  在看到那份孕檢報告時,阮星晚這三年來所有的自欺欺人都成了現實的迎頭痛擊。

  那些回憶血淋淋的呈現在她麵前,仿佛是在告訴她,阮星晚啊,你是不是覺得眼前這個女人又無恥又惡心,可你之所以能嫁給周辭深,不也是用了這樣的手段,拿肚子裏的孩子逼婚嗎。

  你也是同樣的,讓周辭深感到惡心。

  現在不過是有人把她原來的手段重複了一遍而已。

  裴杉杉氣的不行:“這怎麽能一樣,你當時和周辭深結婚他是單身的,可舒思微明知道有你的存在,還登堂入室,這就是個臭不要臉的小三!”

  “無所謂了,都差不多。”阮星晚道,“其實嫁給周辭深的這三年,我每晚都睡不好,不管怎麽樣,他當初確實是被迫娶我的,現在離婚了挺好,我什麽也不欠他了。”

  裴杉杉又激情辱罵了周辭深和舒思微那對狗男女半個小時後,才把眼皮子都開始打架的阮星晚帶到臥室:“你以後就住我這裏吧,反正我男朋友不在,這房子那麽大,我一個人住正好害怕。”

  阮星晚打著哈欠點頭:“晚安。”

  第二天下午,離婚協議書出現在周辭深的辦公桌上,末尾處的簽名像是在張牙舞爪的朝他示威。

  林南看著自家老板越來越冷沉的臉色,上前一步道:“周總,我剛才跟星湖公館那邊確認過了,太太在昨晚就已經搬走了,除了私人物品之外,其餘什麽都沒拿。”

  周辭深合上離婚協議,隨手扔至一旁:“淨身出戶,什麽都不拿。你說,她這次又在跟我玩什麽欲擒故縱的把戲?”

  林南沒有答話,又不是他老婆,他哪裏知道他們夫妻間的情趣啊。

  周辭深也沒打算從他那裏聽到什麽有用的回答,淡聲道:“出去吧。”

  林南走了兩步又折回:“周總,在巴黎定製的那條項鏈已經到了,那現在是……”

  這本來是周總送給周太太的結婚三周年的禮物,看現在這樣,也是派不上用場了。

  “扔了。”

  冷淡沒有溫度的兩個字。

  林南:“是。”

  林南走後,周辭深重新撿起了那份離婚協議,目光落在簽名處,嗤笑了聲,眉目間盡是冷冽。

  一個能不惜犧牲自己演了一出苦肉計,在暮色拉著他的衣袖求他救她,再打著懷孕的幌子上門逼婚的女人,心思歹毒,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怎麽可能突然良心發現了。

  不過是又有了新的目的。

  周辭深將手裏的紙張揉成一團,扔進了垃圾桶裏。

  ……

  阮星晚在家裏等了好幾天,都沒等到周辭深的消息,發出的短信也一如既往的石沉大海。

  第一天:【離婚協議書收到了嗎,我已經簽好字了,你有時間告訴我一聲,我們去民政局把手續辦了吧?】

  大方體貼,溫柔乖巧。

  第二天:【Hell?看到我消息了嗎?你對離婚協議書有什麽不滿的地方嗎?】

  謹慎試探,大膽求證。

  第三天:【周總,我知道您工作很忙,但是能否請您百忙之中抽出時間來和我離個婚呢?】

  克製保守,百折不撓。

  第四天:【周辭深你還能不能行了,離個婚磨磨唧唧的,你要是真那麽不想見到我的話就趕緊把手續辦了,以後老死不相往來。謝謝。】

  忍無可忍,無需再忍。

  第五天——

  [對方開啟了好友驗證,你還不是他(她)好友。請先發送好友驗證請求,對方驗證通過後,才能聊天。]

  嗬嗬。

  狗男人。

  阮星晚當即放下手機起身,到了暮色會所。

  不過她好像運氣不太好,沒有蹲到周辭深,而是遇到了他的下一任太太。

  舒思微本來是和朋友約了來這裏吃飯,剛走到門口,就看見阮星晚站在那裏,當即不屑的笑了笑,踩著高跟鞋走過去,語氣帶了幾分嘲諷:“你該不會現在都還沒死心,想要來這裏找辭深吧?”

  阮星晚淡淡看了她一眼,沒說話。

  舒思微見她這任人拿捏的模樣,更加來勁:“你怎麽那麽不要臉啊,我都跟你說了我懷孕了,你竟然還霸占了周太太的位置不放,你不知道你死纏爛打的樣子有多醜嗎!”

  lt;!-- 右側 --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