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17k.tw
第五章 求求你,救我……
  所以他平時基本不會帶她出門。

  江晏隻見過阮星晚兩次。

  一次是周辭深文件忘了拿,阮星晚怕耽誤他的工作,給他送到了公司。麵對周辭深的冷眼相待,他那個小妻子臉上有一閃而過的失落,卻沒有任何埋怨,看上去乖巧又懂事。

  一次是周老爺子的壽宴,那是周辭深和她結婚的第二年。整個周家的人都不待見她,也沒有給任何人介紹過她。

  那天晚上,阮星晚就像是周家不花錢雇來的傭人,忙上忙下,卻一句好話都沒有得到,反而還被嫌棄礙眼。

  後來,她就始終都待在角落裏,麵對有心之人的嘲諷,她也沒有反駁,隻是默默低下頭,離遠了些。

  在江晏的記憶裏,周辭深的妻子就是個任人拿捏,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受氣小媳婦。

  今晚這個氣勢洶洶,仿佛要把誰剁碎的女人,絕對不是她。

  周辭深還看著阮星晚離開的方向,沒有說話。

  江晏咳了聲,岔開話題:“我剛才來的時候在門口遇見林斯了。”

  周辭深隨口道:“誰。”

  首發網址m.lzww

  “盛光珠寶的主編。”

  “有點印象。”

  周氏和盛光有過合作,周辭深見過他們主編幾次。

  江晏感慨道:“剛才林斯跟我說,他找到Ran了,而且她不出意外的話,會成為他們雜誌社的簽約設計師。Ran你記得吧?”

  “不記得。”

  他為什麽要記這些不相幹的人。

  江晏道:“那三年前讚助了第七屆新銳設計師大賽這件事,你總記得吧。當年Ran拿了大賽的第一名,本來是可以得到周氏的資助去巴黎進修的,可她不知道什麽原因,放棄了這次機會。”

  “不過我聽說她好像找過大賽的負責人,問可不可以不要留學資助,給她現金,負責人請示過你,你拒絕了。這以後就再也沒聽到她的消息了,她真的是一個很有靈氣的設計師,可惜了。”

  周辭深慢慢收回視線,不知道在想什麽,也不知道聽沒聽進去他剛才的話。

  “哦。”

  “沒印象。”

  送她們回去的路上,林斯明顯能感覺到阮星晚跟吃飯的時候相比,心情差了很多。

  他也不好直接問,看了裴杉杉一眼,挑眉詢問。

  裴杉杉則是輕輕搖頭,表示一言難盡。

  車停在樓下,林斯道:“阮小姐,期待你的作品,也期待我們的合作。”

  阮星晚這會兒情緒平複了不少,收回思緒,點了點頭:“謝謝林主編,我會努力的。”

  林斯笑了笑:“那我就不耽誤你們時間了,快上去吧,下周見。”

  回到家裏,裴杉杉道:“星星,你還為了那對狗男女生氣呢?”

  阮星晚有些走神,下意識“啊”了一聲,反應了兩秒才道:“不是,我在想作品的事。”

  林斯那邊給她的主題是“初戀”,裴杉杉說這也是他們雜誌在簽約設計師後,首推的係列,主打的還是年輕市場。

  所以,這次的作品對他們來說挺重要的。

  可初戀這個詞,對於阮星晚來說,實在是太久遠了,已經很模糊了。

  那種在和喜歡的人相處之時才會有的美好的悸動,早就隨著和周辭深結婚的這三年,磨得什麽都不剩下。

  裴杉杉道:“說起這個,我剛好想問你,你和季淮見一直沒有聯係了嗎?”

  阮星晚輕輕搖頭。

  三年前她得了新銳設計師大賽的第一名,本來可以得到去巴黎留學的機會,可她拒絕了。

  季淮見來找過她幾次,問她為什麽不去。

  他的神情裏有疑惑,有落寞,也有失望。

  可她卻始終沒有勇氣告訴他真相,把他所有的聯係方式都刪除了。

  她能說什麽?

  難道要告訴他,她在拿到比賽第一名的當晚,正被喜悅籠罩的時候,突然接到了阮均欠了一百萬高利貸的事嗎?

  那一盆冷水澆的她現在都沒緩過來。

  裴杉杉歎了一口氣,靠在沙發裏:“我到現在都覺得你和季淮見很可惜,當時你們在學校裏多郎才女貌的一對啊,明眼人都能看出來你們互相喜歡,就差捅破最後一層窗戶紙了。本來以為你們去了巴黎就會在一起,哪知道後麵出了那種事……哎,命運弄人。”

  阮星晚沉默了很久才道:“都是過去的事了。”

  “誒誒誒,別提那傷心的事了,對了,我突然想起舒思微的一個八卦,我講給你聽啊,她才入行的時候去拍雜誌,連補光燈是什麽都不知道,居然……”

  裴杉杉給阮星晚講了好幾個笑話,把她逗笑後,又激情辱罵了那對狗男女一晚上。

  可當阮星晚躺在床上時,腦海裏還是不自覺的回響著舒思微在衛生間對她說的那些話。

  雖然那些粗鄙低俗的字眼是絕對不會從周辭深口裏說出來,但傳達的意思,卻是半點都沒有偏差。

  阮星晚知道是她連累了周辭深,所以結婚這三年,她都盡力扮演著一個好妻子的角色,不管是麵對他的惡語中傷,還是周家人的冷嘲熱諷,她都從來沒有一句怨言。

  她也知道他有多討厭她。

  可是當那些現實如同淬了劇毒的刀子般朝她毫不留情的戳過來時,她還是會感到疼,連呼吸一下都感覺心髒在抽著的那種疼。

  阮星晚把頭埋在被子裏,半夢半醒間,想到了一些事。

  三年前,得知阮均欠下一百萬高利貸後,她四處籌錢,甚至拉下尊嚴去問大賽的負責人可不可以不要去巴黎留學的名額,給她現金。

  那個負責人說的話她現在都還記得:“Ran小姐很抱歉,我們老板說了。這次的機會是留給真正有設計夢想的人,而不是把這次的比賽當做商機,想要從中賺取利益的人。”

  阮星晚聽完這句話後,怔了好久,回去哭著把那個所謂的老板罵了一晚上。

  瞧不起誰呢,誰還沒一個單純不做作的夢想了。

  之後沒過幾天,阮均跑了,債主找上門,讓她做一個選擇。

  要麽剁了她弟弟的一隻手,要麽她主動跟他們一起離開。

  阮星晚別無選擇,不顧阮忱聲嘶力竭的呼喊,一言不發的跟著他們出了家門。

  那些人將她賣到了暮色,那個專門供有錢人消遣玩樂,酒色靡靡,物欲橫流的地方。

  他們給她的酒裏下了藥。

  盡管她已經做好了視死如歸的準備,可當那個四五十歲滿臉肥肉的中年男人進來時,她突然想到了季淮見,想到了她沒有完成的巴黎之約。

  不知道哪裏來的力氣,她推開那個中年男人跌跌撞撞跑了出去。

  後麵一直有人在追。

  她不知道跑了多久,終於看到前麵一個挺拔模糊的身影,她摔在地上,拉著他充滿質感的西裝袖口:“求求你,救我……”

  lt;!-- 右側 --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