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17k.tw
第002章 冷血的撒旦!
  這一次營救行動,除了葉軍浪之外,還有龍影組織的四名戰友。

  由於葉軍浪他們所接到的情報有誤,前來的時候,陷入到了敵軍的合圍圈中,當時葉軍浪率領龍影組織的戰士突襲之下,將蘇紅袖救出,為了確保蘇紅袖的安危,葉軍浪吩咐其餘四名戰士朝著不同方向引誘敵軍,將合圍追蹤的敵軍給分散開來。

  方才,他聯係其餘的四名戰友,都沒有得到任何的回複,說明他們已經犧牲。

  如果沿著起初的逃亡路線繼續前行,必然會落入敵軍前方的包圍圈中,後麵還有敵軍追擊,一旦陷入前後夾擊的境地,那就很難脫困。

  倘若隻有他一人,他倒是無所畏懼,關鍵是身邊還有他需要保護的蘇紅袖。

  所以他才折返,他所要做的,就是殺後麵追兵一個措手不及。

  雨林茂盛,古樹參天,低矮起伏的灌木叢連綿一片,進入密林區,即使那熾盛的驕陽也難以滲透半分,給人一種不見天日的陰沉潮濕感。

  在那種陰潮的空氣中,卻又無形中有種極為壓抑的氣氛,仿佛暗中有著一張無形的大網正在圍攏而至。

  葉軍浪身為龍影兵王,龍影組織中的最強戰兵,他的單兵能力要說第二,無人敢稱第一。

  殘酷的特訓使得他能夠適應並且熟悉任何一種地形的作戰,是以在這片對於尋常人而言可以說是危機四伏的雨林中,他卻是顯得遊刃有餘。

  他帶著蘇紅袖在雨林中穿行,憑借自身那股堪比野獸般的敏銳直覺,判斷著前方的情況,同時又通過雨林中水分氣味來辨別方向。

  “跟我來,這邊!記住,走我所走過的路麵。”葉軍浪對著身後的蘇紅袖低沉說道。

  蘇紅袖點了點頭,置身於這片原始蒼莽的雨林中,要說她心中沒有任何的害怕與惶恐,那是假的。

  隻不過,對她而言,隻要抬頭看到前方這道挺拔偉岸的身影,那她心中的不安也會減輕許多,反而是有種說不出來的安全感。

  那就是一種依賴的感覺。

  如果沒有這個男人在身邊,在這片分不清東南西北的雨林腹地,隻怕她連堅持半分鍾的勇氣都沒有。

  葉軍浪憑著豐富的雨林經驗,朝著右側潛行之下,果然是看到了一片高地。

  葉軍浪帶著蘇紅袖潛行了過去,在這處高地中,葉軍浪找到了一個小型的天然洞穴,隻能堪堪容下一個人蹲在裏麵。

  “你在這個洞穴裏麵蹲著,無論發生任何情況,都不要出聲,也不要出來!”

  葉軍浪沉聲說道。

  “你、你要去戰鬥了嗎?”

  蘇紅袖問著。

  葉軍浪沒有說話,看著蘇紅袖不為所動,他索性將蘇紅袖整個人抱起,將其塞入了這個洞穴內,接著他開始布置偽裝。

  蘇紅袖咬著牙,雙眸緊緊地盯著這個男人。

  即便是處在這樣危機四伏的情況下,她仍舊是從未看到這個男人身上有著半點的慌亂與不安,他臉色一如既往的從容與鎮定,仿佛一切事情都盡在他的掌握中。

  眼前這個男人身上的遍體傷痕,很多時候都是為她所抵擋的,包括昏迷之前她所聽到的那巨大的爆炸聲。醒來之後,她毫發無損,想來當時是這個男人用他的身體護住了她,承受住了那巨大的爆炸聲所席卷而來的氣浪。

  無論麵對任何危險,他始終都猶如一座大山般的聳立在她的麵前,給予她一個安全的庇護。

  “你還會回來的,對嗎?”蘇紅袖忍不住問著。

  葉軍浪看了她一眼,說道:“這是戰場,不是遊戲。戰場的情況瞬息萬變,沒有誰說能夠避開所有的意外與危險。這也包括我。”

  蘇紅袖一口晶瑩的貝齒輕咬下唇,她說道:“很抱歉,我幫不上忙。我所能做的,就是自己幫自己。所以,你能否給我一柄刀?”

  葉軍浪臉色一怔,冷漠的雙眼中流露出一抹柔情,他深吸口氣,將一柄軍刀拔出來,遞給了蘇紅袖。

  他明白蘇紅袖的意思,倘若他回不來,追擊的武裝分子又找到了她,那她所能做的就是用這柄刀來結束自身的痛苦。

  死亡也許很可怕,但更可怕的是未知的恥辱與痛苦,這至少要比落入那些武裝分子的手中更好。

  葉軍浪已經將洞口處的偽裝布置好,旁人絲毫看不出來這裏會存在著一個洞口,他對著裏麵的蘇紅袖說道:“記住我的話。還有,現在還沒到絕望的時候,所以你手中的軍刀可要拿好,不要傷到了自己。”

  這話說完,葉軍浪已經悄無聲息的離去。

  層層偽裝的洞口內,蘇紅袖蹲坐著一動不動,右手緊緊得抓著一柄軍刀的刀柄,過度用力之下,手指頭都泛起了異常的白色。

  “你一定要回來,一定要回來……”

  蘇紅袖呢喃自語,所有的堅強在這一刻宛如冰雪消融了般,早已經在眼圈中打轉的淚花撲簌撲簌而落。

  ……

  高地上。

  葉軍浪宛如一尊雕像般一動不動的埋伏著。

  他利用四周的掩體掩護自身,使得身上所穿的迷彩服與四周的環境幾乎融為一體,手中端著一支M99狙擊步槍,右眼盯著狙擊鏡,渾身的氣息完全收斂而起。

  片刻後,狙擊鏡中忽而掠過了幾道身影,對方顯得極為的謹慎,一路潛行,速度也很快。

  不過,仍舊是無法避開葉軍浪的狙擊搜索。

  “終於來了嗎?”

  葉軍浪冷笑了聲,眼底深處閃過一抹森然殺機,他扣住扳機的右手食指已經在逐漸用力。

  當狙擊鏡中浮現而出的身影越來越多的時候,葉軍浪果斷的扣下了扳機——

  咻!

  饒是裝了消聲器,可那狙擊彈頭劃破虛空的尖銳嘯聲仍舊是刺耳無比,朝前狙殺而去。

  一槍落下,葉軍浪沒有去看結果,槍口一轉,又再度開了兩槍。

  咻!咻!

  又是兩發狙擊彈頭朝前狙殺而出。

  三發狙擊彈頭幾乎是同一時刻出膛,如此迅速的狙擊手法,堪稱是神乎其神。

  前方右側方位,蝮蛇正率領著一支武裝分子朝前急速潛行,突然間——

  砰!

  前方一名戰士的腦袋突然炸開,濺起了紅白之物,激蕩上空,再紛紛揚揚的灑落而下。

  這還沒完,眨眼間——

  砰!砰!

  又有兩名武裝分子的眉心被那突如其來的狙擊彈頭射殺而入,那種腦袋爆裂的聲音接二連三的響徹而起,驚懼人心。

  蝮蛇至此才反應過來,他臉色一變,大聲喊著:“敵襲,規避,規避!”

  其餘的武裝分子戰士紛紛尋找掩體,亦或是第一時間趴下。

  砰!

  然而,一名武裝戰士剛要閃身藏入幾顆大樹的背麵,但他終究是慢了一步,一發狙擊彈頭狙殺而至,從他的胸腹上穿過,帶出了大蓬的鮮血,整個人的身體幾乎被打斷成兩截。

  嗖!

  高地上,埋伏著的葉軍浪身形猛地一動,宛如兔起鶻落,速度快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風馳電掣般的朝著這支武裝分子所在的方位疾衝而去。

  ……

  書友們,讓我們一起繼續戰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