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17k.tw
第003章 反殺!
  蝮蛇眼中閃動著嗜血而又亢奮之色,饒是一個照麵他身邊有四名戰士被狙殺,但卻是未能讓他退卻,反而是如同發現獵物般的亢奮而起。

  如果他能夠率先擊斃目標,搶先一步的抓到那個女人,那他可以單獨分到一成的酬金。

  這個世界上,金錢可以讓人變得瘋狂,即便是付出生命的代價。

  “跟我衝上去,目標就在前麵,他已經受傷,還帶著個娘們,他跑不遠!”

  蝮蛇低沉喊著,他將身邊的一個個武裝戰士組織而起,彼此分散開來,朝著鎖定住的槍聲傳遞而來的方位急速潛行。

  當然,在這個過程中,蝮蛇也不忘聯係那名絡腮胡男子,畢竟那可是他的老大。

  絡腮胡男子正從後方不緊不慢的趕來,接到蝮蛇的訊息後,他臉色一怔,濃密的雙眉擰在了一起。

  蝮蛇那邊已經發生戰鬥?

  這跟他的設想出入太大,他本以為那名特戰兵會帶著目標朝著前方逃離,隨後陷入到第四第五分隊的包圍圈中,不曾想對方竟是折返而回,針對他後麵的追兵進行襲殺。

  “該死!”

  絡腮胡男子爆了粗口,他立即聯係前方的兩支分隊戰士,讓他們速度前來合圍,也通知了毒蠍,讓他率領另外的武裝戰士迅速前往支援蝮蛇。

  ……

  雨林中,四聲狙擊步槍的聲音響起過後,一切又歸為平靜。

  蝮蛇率領著身邊還剩下的六名戰士朝前潛行,可是四周的一切重歸死寂,沒有絲毫的聲音,也沒有絲毫的氣息,仿佛剛才響徹而起的槍聲不過是一場幻覺。

  一路潛行而來,看不到一道人影,也感應不到任何異常氣息的存在,唯有原始雨林中的那種死寂。

  漸漸地,蝮蛇額頭上已經泌出了一層細汗,緊緊地握著一挺AK47突擊步槍的雙手手心也有些潮濕了,他顯得艱難的吞了吞口水,整個人開始有種寒毛聳立的感覺。

  他隱隱覺得,在他所看不到的地方,似乎有著一雙冷漠無情的目光正在盯著他。

  那是一雙死亡之眼!

  漸漸地,四周的空氣仿佛凝固了般,每呼吸一下都會變得無比的凝重。使得一股足以將人逼瘋的厚重壓力碾壓而至。

  不僅是蝮蛇,其餘的武裝戰士也感應到了。

  “有危險!”

  蝮蛇忍不住大喊了聲。

  然而,已經慢了,就在刹那間——

  嗖!

  一道身影從旁側的灌木叢中斜斜的衝刺而出,短短的一瞬間,那衝刺的速度赫然已經達到了急速的地步,宛如風馳電掣般的疾衝而上。

  接著,一道血色鋒芒從前方一名武裝戰士的咽喉上一閃而過。

  嗤!

  這名戰士的咽喉上立即被劃開一道血口,飆射而出的鮮血宛如一道血柱,衝天而起。

  這道血色鋒芒再度一揚,這柄通體泛著一層血色的軍刀刃口從旁側另一名戰士的咽喉上洞穿而過。

  砰!砰!砰!

  三記急促的手槍槍聲響徹而起,三名剛反應過來的武裝戰士,都沒來得及做出任何的反擊,他們的眉心上便是永久的定格上了一個彈孔。

  這道宛如神魔般的身影再度朝前一個閃衝,從最後一名武裝戰士的身側掠過,手中的血色軍刀上立即又帶出了一蓬鮮血。

  “吼!”

  蝮蛇終於是反應了過來,他怒吼著,手中的AK47立即轉過來,正欲扣動扳機進行大範圍的掃射。

  呼!

  然而,一記呼嘯的破空聲響徹而起,一記橫掃腿勢,宛如那出膛炮彈般橫掃向了蝮蛇持槍的手臂。

  哢嚓!

  一聲刺耳無比的臂骨折斷聲響起,蝮蛇手中端著的AK47在那股巨大的腿勢衝擊下脫手而出,右臂也被打折了。

  蝮蛇驚駭欲絕,當他轉過頭來的時候,便是看到呈現在眼前那黑洞洞的槍洞口。

  那是一支9 2式手槍。

  砰!

  槍起槍落,蝮蛇直挺挺的倒在地上,雙眼圓睜,死不瞑目。

  橫掃這片戰場後,葉軍浪深吸口氣,他迅速的將這些武裝分子的戰術背包一一拿起,翻看一看,裏麵除了一些食物淨水之外,還有彈藥。

  讓葉軍浪眼前一亮的是,這裏麵居然還有反步兵地/雷。

  葉軍浪將所有的反步兵地/雷都收走,撿起了兩挺M16自動步槍,填充上了足夠的彈藥,身形一閃,很快便是在那層層雨林中失去了蹤影。

  片刻後,三隊武裝分子終於趕至,他們出現在了戰鬥過的地方,也看到了橫屍倒地的一具具屍體,當中就有死不瞑目的蝮蛇。

  隨後,絡腮胡男子走了過來,看到了這片散發著血腥味的戰場後,他臉色變得更加的陰沉,眼中閃動著一股瘋狂的怒殺之意。

  “這個該死的蠢貨,想要獨自貪功,不等人齊過來在合圍追擊,他自己擅自行動了!”絡腮胡男子冷聲開口,接著他看向前方,他的鼻子使勁的聞嗅了一下,像是在辨別著什麽氣味。

  最終,他伸手朝著前方一指,冷聲說道:“那家夥逃向這個方位,給我分散開來,追過去!老子就不信在這雨林中,他受傷之下帶著個女人能逃多遠!”

  至此,絡腮胡男子手底下殘餘的武裝戰士都已經齊聚,約莫有二十七八人,一個個殺氣騰騰,他們依照絡腮胡男子的命令,彼此分散形成了一個包圍圈,就此朝前潛行。

  有了前車之鑒,這支武裝分子戰士格外小心,他們的身份實則是雇傭兵,一個個在戰場上已經摸爬打滾多年。

  因此,在這雨林中,他們知道如何借助掩體來潛行,盡可能的不將自身暴露出來。

  即便如此,潛行一段距離後,絡腮胡男子的臉色陡然一變,他忽而暴喝了聲——

  “有危險!”

  咻!

  仿佛是為了應驗絡腮胡男子的話,就在他發出警示的同時,一聲刺耳的嘯聲響徹而起。

  對於這些雇傭兵而言,他們知道虛空中爆發出這種嘯聲意味著的是什麽——

  狙擊彈頭!

  砰!

  果然,一發狙擊彈頭狙殺而至,一名雇傭兵的腦袋應聲而爆。

  這仿佛是連鎖反應,接下來第二個、第三個……一個個雇傭兵在那神出鬼沒的狙擊彈頭的襲殺下,簡直是無處藏身,無論他們藏匿得如何隱蔽,臨死前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麽死的。

  “反擊!給我反擊!”

  絡腮胡男子怒吼著,他端起一挺輕機槍,朝前瘋狂掃射。

  噠噠噠噠噠!

  在絡腮胡男子的率領下,其餘的雇傭兵也紛紛持槍朝前掃射,進行了強大的火力反擊。

  前方,一處掩體中,一道身影急竄而出,在地麵上一滾,手中的狙擊步槍被他放在地上,左右雙手各持一挺M16自動步槍,齊齊扣動扳機之下,槍口噴射出了道道火光,一發發子彈朝前掃射。

  這正是葉軍浪,狙擊步槍的子彈已經用完,收繳的彈藥中並沒有適合的狙擊彈頭,是以他隻能動用突擊步槍。

  葉軍浪現身開火後,前麵的那些雇傭兵也鎖定住了他的方位,這些冷血悍勇的雇傭兵立即借助強大的火力壓製,開始朝著葉軍浪所在方位合圍而上。

  葉軍浪的臉色宛如古井無波,沒有絲毫多餘的情感,唯有足夠的冷靜與沉穩。

  他身形開始奔行,在奔行中不斷地開槍。

  同時利用四周交錯的林木來掩護自身,時而虎撲在地,時而接連翻滾,無數的子彈從他的身邊呼嘯而過,甚至好幾次一發發流彈幾乎是擦身而過,險之又險。

  饒是危險重重,可葉軍浪的反擊沒有絲毫的紊亂,兩支突擊步槍似乎被他當成了狙擊步槍來使用,打出了點射的效果。

  砰砰砰砰!

  葉軍浪忽而一個甩槍反擊,槍口激射而出的子彈朝前呼嘯而去,前方從右側追擊出來的三名雇傭兵剛一現身,便是被那呼嘯而來的子彈掃射而中,當場倒地。

  葉軍浪的臉色猛地一沉,雙足突然間一個蓄力,他的速度突然提升,朝著左前方一個方位急速奔行。

  那是一個高地,也是蘇紅袖藏身之地。